全职,盾冬盾,锤基,大腐

神经病之间的爱情

2333333333

飞行员一号:

被掀开红盖头的男人缓缓转过身,露出了他湿漉漉的puppy eyes,是那是一双怎样冷酷的双眼!就连泛出的水光都透露着阵阵杀气。史蒂夫不禁看醉了,千万头咆哮着“Hail Hydra”的红骷髅从内心呼啸而过,他知道那正是与他失散了七十年的吧唧!

蹙起金色的眉头史蒂夫放开了右手抓着的星条大饼,一声脆响,大饼紧紧扣在了大马路上,清了清喉咙气沉丹田,他朱唇微启大呵一声:

“吧唧!!!?!”

闻声,来人疑惑而又气恼的皱起眉毛飞快的回应了一句:

“谁特马是吧唧!”

“你啊!你就是吧唧啊!”史蒂夫一脸焦急,他意识到他的好战友,他的吧唧可能是失忆了,但作为一个正直的朋友他坚决不会放弃治疗,继而再接再厉道:“吧唧!你听我说!”

微风拂过冷酷杀手肉嘟嘟的脸颊带起那卷卷的泡面发。

“我不听!”他大吼。

“吧唧我是史蒂夫啊!史蒂夫!那个七十年前……”

很显然美国队长丝毫不愿意放手妥协,他契而不舍,正打算举例论证呢却被冬兵厉声打断。对方扔掉了匕首痛苦的捂住双眼。

“不要再烦我了!我眼睛聋了!”

他这么说道。

看着昔日的挚友如今已被折磨成这般模样史蒂夫悲伤不已,他忍着一阵一阵的心绞痛硬是把眼眶里的生理泪水给憋了回去,深吸一口气继续发动嘴炮。

“没关系的吧唧!有段时间我的鼻子哑了,吃了一颗保心丸就治好了!所以只要坚持不懈你也会好的!”

僵持了一会儿吧唧将信将疑的松开了罩在眼睛上的手,眨巴了两下,他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:

“当真?”

眼看着事情有了转机史蒂夫略微松了一口气,右手拍上自己坚实而又挺立的丰满胸脯,他雄赳赳气昂昂的回答:

“当真!”

听到金发美人真挚的回答吧唧忍不住心动了,他卸下了原先的警惕:“那我能摸摸你的胸吗?”

未料到吧唧会如此的直白史蒂夫忍不住老脸一红,娇羞的点了点头全当回应,只要吧唧想要的他都答应。看见美人如此大方的应允了,冷酷的冬兵鼓着张包子脸如同一阵旋风般快速冲到了史蒂夫面前,张开双手摸上了那丰满的胸脯。

软软的,好舒服。

吧唧忍不住闭上了眼睛,就在这一刻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。去他妈的冬兵,去他妈的皮尔斯的闺女,老子再也不想当了,他这么想着。

可能是摸久了觉得不好意思,在维持了一个小时的袭胸姿势后吧唧依依不舍的放下了手,这一个小时里他一直静静听着史蒂夫诉说那过去的故事。

“所以说我是你的挚友。”吧唧总结了一下。

“嗯,差不多。”

“什么叫差不多?”

这个问题恐怕有点深度以至于嘴炮大师史蒂夫一时塞住了,思来想去他找了个适当的措词:

“就是我们还是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的关系。”

为了更加生动他还比划了两下。

“不明白,你说清楚点,否则我要走了。”吧唧皱了皱眉头。

“就是!”,脑内一番天人交战史蒂夫最终决定豁出去,“我们还牵过手,还……还用嘴巴碰过嘴巴,总之我们其实是,一对。”

完了,这下要把人吓跑了,美国队长的内心悲伤逆流成河,却没料到

“就做过这些?”吧唧一脸不屑,肉嘟嘟的脸又鼓成一个包子。

这下史蒂夫懵了,这什么节奏?感情失忆还失忆出了超前思想都不带怕的?

“对,就这些。”瞥了一眼吧唧,史蒂夫老实回答。

整了整紧身衣,一把把头发顺到耳后,吧唧深深的深深的看了他前任务一眼,然后一脚用力的铲起扣在地上的星条大饼。

“拿好。”

一手接过星条大饼,史蒂夫静静等着后半句话。

“回家。”

还未等到回答,吧唧就迈开了他的大长腿向前走去都不带停。

你瞧,幸福总是来得太突然。

“等等我吧唧!”小跑着跟上步伐直至并肩,史蒂夫忍不住咧开嘴笑。

从背影看去两人简直就是活脱脱的大金毛和不高兴猫。

“吧唧吧唧,我会陪你直到最后!”单手晃悠着星条大饼史蒂夫宣誓。

如此直白的表达让吧唧红了耳廓。

“别烦我!我眼睛聋了!”

别过头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红透了的脸吧唧小声回答道。

***

九头蛇总部:

“特马我闺女人呢!”

九头蛇现任总裁皮尔斯拿着一把吧唧的睡颜照狂拍桌。

“报告,冬兵跟着那个卖星条大饼的史蒂夫跑路了。”

“坑爹呢!!!”

不久之后九头蛇企业光荣倒闭,据知情人士透露是因为总裁老皮跑了闺女。

end/

叨个逼:其实犯神经的只有我一个,别报警!

评论
热度(41)
  1. Sonic囧海云pilot01 转载了此文字
    2333333333

© Sonic囧海云 | Powered by LOFTER